梦系好望角

  • by

        在大洋彼岸,你有没有特别想见的人?想去的地方?和一段刻进脑海、魂牵梦绕的曾经呢?我有。我是个爱航海的普通船长,有幸横跨过太平洋、大西洋、印度洋,出海的日子里,遇到过很多人,经历了不少事,如今已经很少远航了,在近岸做点海上观光的小生意,每当看到对航海充满好奇、向往的游客,都会想起曾经在海上的时光。我想给大家讲一讲我和航海的故事。世界很大,感谢你正好有空。

        当前的坐标是东经57‘137,南纬24‘582,刚经过海盗区边缘,全船的兄弟们终于松了口气,2011年正是索马里海盗最猖獗的时候,每次航行在印度洋总担心碰到海盗,还好我们驾驶的是帆船,不是海盗的菜。

其实我们的担心并不多余,记得那天夜里11:30左右,我正准备交班休息,填写着交班前的航海日志,记录当班4小时船舶航行的状态,突然雷达响起,上前一看在我设置雷达预警范围内出现了一个目标, 距离我船约12海里,以每小时20节的速度向我船逼近;以我的经验判断,此时已是半夜,在附近水域这种速度的船不像游艇或钓鱼艇,更不可能是商船,而且在AIS里并无发现船舶信息,VHF里呼叫也无船只应答;此刻我们正处于亚丁湾附近,会不会是海盗?这一念头瞬间让我全身紧绷。想到这里,我迅速将所有船员呼喊起来,做好应急准备。眼看着雷达里的目标离我们越来越近,我赶忙向附近护航军舰发送电报请求帮助;但就在此时,雷达处船员报告:“目标突然转向航行,离我们越来越远了”。过了许久,大家才放下心来,最后得出结论:海盗可能发现我船并不是商船,不在勒索范围,一般帆船并不会存放大量现金,可能就放了我们一马,我尽力安抚宽慰着所有的船员,心里也是不禁后怕。

 
 

       再航行两天就要到达南非开普敦码头了,自从马来西亚巴升离港后,我们已在海上漂泊20天了,船上几乎弹尽粮绝;虽然是远洋级大帆船,但其实里面空间非常有限,大部分地方都是用来休息的,存放食物的地方更是小的可怜,只是在起航前两天能吃一些蔬菜,后面的日子基本以土豆、洋葱、方便面为主,所以说以前多数水手都患有坏血病,就是因为长期吃不到新鲜的水果和蔬菜。

        很多朋友都会问我,你们就在大海上为什么不自己捕鱼吃呢?未航海前,我也曾带着这般疑问,远航后才发现我们航行的海域水深一般在三四千米,不要说一个二十几米的帆船了,就是上百米的渔船想捕到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;不禁怀念在港口前的锚地钓鱼的日子。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澳大利亚西北部的黑德兰港锚地,周围经常会跃起无数鱼群,我们轮流钓鱼,不需要放鱼饵,来不及起竿,鱼儿们就自己找上门,还有小腿长的鱿鱼,肉质鲜美,想到这里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,大家都盼望着一切顺利,尽快到港补给,好好休整一下。

        而我心心念念的确是好望角的一个很普通小酒吧……

        3年前我第一次离家航海,那一路非常坎坷,从第二天开始就风浪不断,远比我之前训练时的天气恶劣许多,偏偏又赶上台风,不得不绕了几百海里躲避它,屋漏偏逢连夜雨,8月份又赶上印度洋季风,每天好几米的大浪让我夜不能眠,十几天食不知味,没睡过一个整觉,整个人暴瘦十斤;再加上第一次离家远航,不会调节状态,极度思乡,卫星电话贵得很,不舍打电话更不想让家人担心,最终我得了轻度抑郁,同船的MARK船长知道后主动帮助我缓解放松,陪我聊天,畅聊中跟我分享起他曾经远航的经历。

        他是一名工程师,有两个可爱的孩子,在第二个宝宝即将降生之时,他所在的帆船赛队获邀参加一个横跨大西洋的远洋赛,他是一个狂热的航海爱好者,但那时他犹豫了,一边是即将降生的宝宝,一边是最爱的航海运动,他的妻子知道后,主动安慰他,机会难得,家里有我放心的去吧,追随你内心最深处的渴望,MARK听后非常感动说宝宝降生后请立刻与我卫星电话,我想第一时间听到宝宝的啼哭声。

        听到这我简直不敢相信,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,答案只有一个,你们懂得。

        赛期如约举行,MARK的妻子到码头送别丈夫,船只一艘艘离港,MARK挥手像妻子告别。海上风云多变,无风三尺浪,即便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依然可能会发生意外,一天航行时,有一片渔网缠住了螺旋桨和舵叶,致使转向受阻,此时唯一的办法是潜水下去将渔网割开,但此刻海域水深有一千多米,水温只有十几度,谁下和谁敢下成了关键性问题,MARK自告奋勇穿戴好潜水服拿着水手刀就潜了下去…

        我问MARK当时为什么会跳下去,难道不害怕吗?他的一席话至今令我难忘:“既然你选择了航海,就代表着你选择了孤独与勇敢,不可能征服大海但可以征服你的内心,内心是否强大取决于你是否适合这项运动,在航海中你必须学会遇到困难能解决就解决,解决不了就继续忍耐,我希望你能做到前者,”听完后我非常感动,是啊,我既然选择了航海这项事业就不能去逃避,一定要坚强起来,只有战胜自己才能战胜一切,在MARK的鼓励帮助下我逐渐好了起来,他还煮非常美味的非洲菜给我吃,让我在外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。

        下一个补给港是南非开普敦码头,船一靠岸MARK船长就故作神秘的说带我去涨涨见识,我满腹疑惑的跟他一起下了船,在码头拦了一辆出租车,开了将近一个小时,MARK告诉我这里就是非洲大陆的最南端——好望角,开往开普敦时曾路过这里,在海上远眺时,并没想到这里的景色如此惊艳。

        在上学学地理时,就知道好望角由于地形原因,处于印度洋于大西洋的交界处,终年狂风巨浪,而我们经过时却风平浪静,是全年中难得的好天气,这一定是海神眷顾我们。

        我们下车后MARK向马路对面指了指,那就是我们航海人的秘密基地。看门头就是一个很小的酒吧,我心想是要学习喝酒吗?结果进门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,像博物馆一样,弥漫着航海的气息。映入眼帘的是一行大字:The sea brings us here(大海让我们汇聚于此)。里面满是和我们一样黝黑的人,MARK告诉我聚集于此的人都是优秀的水手和船长,大家约定:每次停靠好望角,都要来此相聚,虽然每次来遇见的多数是新朋友,但对于远航在外的水手们也是种心理寄托。MARK向我介绍了酒吧老板NEO,曾经也是经验丰富的老船长,NEO是个友善幽默的大胡子老头儿,黝黑和饱经沧桑的脸庞告诉我,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,能在这里聚集全世界优秀的航海家们,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。

        听MARK讲他曾经参加过旺代环球帆船赛,这个比赛的残酷程度,令人不可思议,需要独自驾驶帆船完成环球航海,期间无补给,无靠岸,无协助;但是他做到了,那一刻我对身边的这位前辈肃然起敬,崇拜感油然而生。

        MARK已然是这里的老朋友了,他向NEO讲述了我的遭遇,NEO得知后邀请我们到楼上阳台,那些传奇的经历与故事就着美酒,一个接一个。原来这个酒吧存在的意义并不只是为了交友聚会,而是他想为航海事业贡献些许绵薄之力,“自古以来喜欢大海的人很多,但敢于探索、挑战它的人却少之又少,我想为他们搭建一个平台,记录他们的故事与经历,给更多爱航海的人分享他们的航海精神”。听完NEO的话,我深深地被他的精神所打动,立志未来也要成为像他那样的航海家,鼓励更多有同样梦想的年轻人,乘风破浪、激流勇进!当时的我未曾想到,几年后竟梦想成真,遇见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,按此初衷,做了悦海汇这个平台。航海让我懂得:相信微小积累的力量,因为时间看得见。

       我们聊了一整个下午,天黑返程时,甚至有些流连忘返,那个午后是我离家以来最开心和感动的,临走前我也加入约定,每次到港开普敦,无论多远必来相聚,把这份航海精神和热爱,传递给更多正处于逆境的人们,有时候踏出逆境与航海旅程一样,怀疑、恐惧、不公是我们必经之路,你需要带着点傻傻的坚持和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心,和主人公一样,接受试炼,与命运选派的一切交锋。然后相信微小积累的力量,因为时间看得见!

发表评论